几千年不曾散去

2021-04-27 11:06

终南山除了在地缘上充满了中国哲学的思辨意味与神话传说的神秘色彩之外,在宗教思想与隐士文化方面更是影响深远。

净业寺为中国汉传佛教律宗祖庭。始建于隋,盛于唐。《长安古刹提要》载:“律宗之净业寺,犹相宗之慈恩寺也。因道宣住终南山,又称为南山宗,今寺为各丛林之冠。”

在终南山中喝茶,自是与在其他地方不一样,看看岭上的白云,听听山中的鸟鸣,时间就悄悄地溜走了。

读过金庸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终南山是全真教的发祥地,可这里除了有活死人墓之外,还有翠华山,南五台、楼台观、秦楚古道等名胜古迹,亦有很多寺庙、道观和茅棚。“天下修道,终南为冠”,早在古代时期就有诸多名人隐居终南山,相传姜子牙、陶渊明、孙思邈、张良、王维等就曾隐居于此。

文字所记载的佛法经文都只是指月的手指,只有佛性才是明月之所在,即“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寄禅法于日常行住坐卧的生活之中,品茶亦是禅。

冬天,落雪之日虽冷却最令人向往。《红楼梦》中有妙玉雪水烹茶一说。那到底好不好喝其实并不重要,在净业寺里,边聆听雪落下的声音,边听法师说禅解法,浮躁的心灵,是否会平息平和?

夏天,城中烦嚣燥热,山中却寂静清凉。苏轼曾写过“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佛家所谓的“八风”,是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四顺四逆共八件事。当真修养到遇八风中的任何一风时情绪都不为所动,那才是真正的无上清凉。

律宗的成立,是佛教中国化的关键性标志。此后,佛教各宗派大都以道宣所传弘的律学为范仪,故净业寺为汉传佛教律宗祖庭。1983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佛教重点寺院。

而在终南山之巅,有一座天下名蓝、千年古刹、律宗祖庭——净业寺。

而假如是能在净业寺中喝茶,同时听主持本如大和尚讲讲禅,那真是人生中至美至慧的一段体验。

南山如济写过一本书就叫《岭上多白云》,他有很多别号和身份,嗜茶如命,好与诗书相伴。几年前他遁入终南山,在山中建了一个茅棚和一个茅草亭,将茅棚命名为千竹庵、茅草亭命名为南山亭,是喝茶的好去处。

秋天,是一年中色彩最绚烂的季节。“指月天心”,单单这四个字,已足够想象。“指月”之说见于多部佛教经典,意说佛法经文都只是指月的手指,只有佛性才是明月之所在,即“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品茶,亦是指月之指,禅,乃月也!

春天,净业寺正院中的那株白玉兰盛开似雪,于花树下静坐,听梵音阵阵,仿似化身摩诃迦叶听佛祖说法,感悟“拈花微笑”不可言说的至高境界。

时至今日,仍有不计其数的隐士遁世山中。或许是修行,或许是逃避,但都给“终南山”增添了丰厚的想象空间,既有说不清道不到的神秘感,又充满了向往之情。如山中漂浮的悠悠白云,几千年不曾散去,亦从不曾识得真面目。

《六祖坛经》中记载:无尽藏尼对六祖惠能说:“我研读《涅槃经》多年,却仍有许多不解之处,希望能得到指教。”惠能对她说:“我不识字,请你把经读给我听,这样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一些问题。”无尽藏尼笑道:“你连字都不识,怎谈得上解释经典呢?”惠能对她说:“真理是与文字无关的,真理好象天上的明月,而文字只是指月的手指,手指可以指出明月的所在,但手指并不就是明月,看月也不一定必须透过手指,不是这样吗?”

唐初高僧道宣住寺潜心著述,以大乘教释《四分律》,广弘律学一脉,开创了以研习和传授戒法的宗派——律宗。道宣一生精持戒律,他规范了传戒和受戒等戒法,并著有《广弘明集》、《续高僧传》、《大唐内典录》等多部著作,在寺院按其创立的戒律设坛传戒。律宗后由道宣再传弟子鉴真传到日本,成为日本律宗的始祖。现代著名高僧弘一法师,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是“南山律宗第十一世祖”,为弘扬律学,著书立说,并躬行实践。

秦岭今日被视为是南北中国的分界线。但在“秦岭”这个词开始使用之前的一千年,这整列山脉均被称为“终南山”,亦简称“南山”。现在人们所说的“终南山”这个词,既是指西安南面四十公里处的那座两千六百米高的山峰,又是指与之相毗邻的东西一百公里以内的山峦。如果把时间放宽到三千年前,“终南山”是指从河南省三门峡的黄河南岸,向西沿着渭河,直到这条河的源头——位于甘肃省的鸟鼠山——为止的所有山脉,长达八百公里。